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成小二
加入時間︰2016-04-10
中國 • 北京
簡介

喜 歡 熱 愛 詩 歌

例如生活 (組詩二)


(上次發的沒了,重新發一次)

例如生活  (組詩二)


浮世

決不承認地球是圓的,
我用卷尺拖過,用水平儀測過,
周圍地勢平坦,光陰遼闊到一眼望不到邊。
我道行尚淺,關于天堂和地獄,
大部分還停留在想象上,況且經卷上還有不認識的字。
所以放棄輪回,拒絕轉世後當自己的孫子。
我知道人和泡沫浮在一個層面,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向下一鍬深,好心情妙不可言。
我也沒看出地球在轉,
更不相信夜色里,過著頭朝下腳朝上的日子。
我堅持認為,
大海是個小盆地,世人倒出太多苦水,
才有了讓人恐懼的深度。


︰卮br>
中原是個好地方,北邊的人稱為南,
南方的人說是北,
現在是三月,或有新綠,或有一場大雪來覆蓋,
都是上天合情合理的安排。
這幾年,好和壞已很難分得太清楚,
我也不願做醒目的人,
省略紅線,不象流水刻意低于人間,
也不願象山峰那樣大搖大擺。
我參加的唱詩班
聲音相似,看別人如同照鏡子,
有時隱在自己身後,听白天和夜晚相互揭短,
但我不表態。身處呂梁和太行之間,
巨大的緩沖區,
虛掩的門,帶來戰略縱深,為千變萬化提供可能,
以前黃鼠狼給雞拜個年都不行,
現在已成為一家人。

匯演

好戲有完美的生態系統,
群山自己長,無需誘餌,枝丫也能釣來燕雀。
萬物皆順從了天意,
雨水和政策帶來新福利,
讓欲望導航,河流不滿,草木有露足夠,
做好人理應吃虧
受屈辱,要找一些壞蛋暖。br>制造八十一難,
每個拐點上,人禍都大于天災,
孟姜女哭倒長城,介于民事和刑法之間,
蒼天有淚,風越緊越好,
劇情局部勃起,孟德公夢中殺人,
這些傳統的建築材料,該配上現代的背景音樂。

變軌

一直想成為別人,
比我有本事,
很厲害,武藝高強,能把我當狗使喚的那種,
食物鏈上通吃的那種,櫥窗里或報紙上很貴的那種。
我燒香拜佛,在爐火中增增減減,
從骨頭里喚醒鐵,讓預言改道,總想長出家譜里沒有過的東西,
狼之道,狐之智,豹之膽,
吸引我
和我的朋友們,迷戀在畜牲的路上,
一不小心打個滾,
卻變成了拉磨的驢。甚至丟了燈,甚至找不到回頭路,
我不報案,也不好意思告訴別人,
扭曲的風聲里
我有滅掉自己的本領,卻無法把碎裂的陶片還原成泥土。

登高

眾鳥在天空中度假,
但你沒有翅膀,
沒有耐性,不屬于有根的事物,
無法像松柏落戶在雲端里。
上躥下跳,受制于牛頓重力,
一個心比天高的人,
要熟讀成功學,
能力之外,該備一部電梯,
知道避讓,旋轉,
沿著主義爬到自己的頭頂上,
順便制造一個落差,讓後來者止步于台階,
一個小尺寸的懸崖。

召喚

追隨太陽,每天都要跟丟一次,
燈火系上安全帶,明亮的事物都在頭頂上,
以遙控的方式召喚未來。
我是一根火柴就能劃著的人,
相信菩薩,相信上帝,深深愛著這個世界,
我的每一次望都是獻祭,
條條大路通羅馬,
信到一半的時候就不敢信了,
慈悲,救贖,法器都帶著象征性,
祈禱也帶著象征性。
萬能的主,仁慈的佛,我的印象中從沒開口說過話,
而燈火眾多,導師眾多,
十字路口的每個方向,都傳來打折促銷的聲音。
我現在連自己都不信了,
仿佛被誰動過手腳,靈魂被掉包,
真理下架,我的身體里輪流住著石頭剪刀布。

局限性

幾乎沒操心,胳膊和腿就直接長大,
插上電能開出張牙舞爪的花,
後來身體里的零件,
都停止了生長,肉體中澎湃的力,
在靈魂里拔出另外一座山,
有十層樓那麼高,
再長,就到了主席台的位置,
這還不夠,
整座山急速膨脹,
我不得不吞下石頭、四書五經,為龐大的帝國加固,
喂養成群的虎豹獅群來維持秩序。
堅持每天給自己充氣,
飄起之後,能和白雲平起平坐,
唯一遺憾的
只娶了一個壓寨夫人,實在顯得有點寒酸。

山外有山

山外有山,要翻過去,
跋涉很長的路,也未必遇上那挺拔的美和壯觀。
而人外的人總在身邊,
那高貴的想法,帶著天然優勢,
一個俯視的眼神,
以為就能抬高自己,以為就能進入上流社會。
高人隨處可見,幾步遠
就能撞上一座山。險峰以壓頂之勢,
制造出時代的險峻,
稍有不慎,就會亂石滾滾。
而更多的人伸出脖子,不多搶一點陽光,
簡直就活不下去,
實在高不了,就逼著周圍的草木跪下去。

貴族食譜

晚餐尚未轉化成營養,
之前,有早點,
還有海鮮,報告,畫外音,不正常天氣。
眼楮也偷吃了沙子,
耳朵塞滿鼓噪,
吸塵器一路超載,不知吞下多少灰塵和謊言。
我的寺廟尚。 敢豪鋝辛餱br>潮汛,暗器和陰影,以及霉變多年的詠嘆調,
都在今夜等著釋懷,
天空里又吐出一顆流星,
這讓我想起,每一個宰相身後,
必有一個巨大的墳場。

隱者

沉默再一次增加重量,
沉默,鍛造出真正的鐵家伙。
靠實力隱身,
憋足氣,把雄心大略埋了,
明月陪葬,光芒留給自拍的人,
三千里浪花已削發,
夾公文包的章魚,決不搭訕。
放棄天涯路上,大好的視覺和听力,
只信聲吶和儀表,
魚雷引而不發,任江山的回音和倒影,
在五千年的袑顐蝶攭。
避世的人遠離本土,
也不去敵國,
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在陽光檢測不到的地方,
在公海,自毀于大海撈針的小游戲。

(注潛艇,有人不知道寫的什麼意思)

與人間互動

白雲和山峰在天上交談,
我插不進去,
鷹也退下,繼續拿懸崖練膽。
持不同政見的鳥鳴,
灑落空谷,在低處形成無效勢力。
風景很美,精致的利己主義,
一些野生動植物,照搬人世間的那一套,
免不了強欺弱,大吃。br>山神廟一聲不吭,它花了很長時間,
才和大山融為一體,
松柏不仙不人,風來了,就威嚴的咳嗽幾聲,
下山的游客們,蹲守在
人間的食物鏈上,每個人前後都長出兩雙眼楮。

太極推手  

想想王屋太行堆了多少年,
我不會一指禪,又借不來芭蕉扇,
惹不起的事太多,
遠離傷害,我苦練太極推手,
讓虎狼沾不上邊,周圍的惡霸無法靠近。
身邊的窮人兄弟跟著一起練,
暗中也練相對論,
找不到對手,就拿南牆練,
拿潦倒的光陰練,
一推十年,再推又十年。
功夫練成的那天,
黃昏中的青山,嚇得遠遠的,
我猛擊一掌,太陽落山了,
身體彈出數百公里,都是意料中的事。

凡間物種 

這地球養育了許多壞家伙,
我就是,
視肉體很低級,
心向遠方,靈魂比糧食貴,比厚土值錢。
跟腳下的荒原,
要這要那,鬧別扭,發小脾氣,
享用著土地廉價的恩情,卻從沒高看過。
信仰在天上,
卻又舍不得和肉體一刀兩斷,
還要借這庸俗的身子,
給上天發信號,對看不見的神仙跪了又跪。
而神仙們都在太空,
這些外星人,從沒嫌棄過自己的祖國。

備忘錄

一張紙很輕,兩面都很白,
鼓唇弄舌的筆,讓它有了顏色、重量
和山呼海嘯的第三面。
人群已散,它為故國關上窗戶,
袑騍`藏的廢墟上,
歷史在翻供,一些查無此人的事在發生,
漢字暗藏風險,山坡謊言起伏,
許多紅腫的事物,
不能解釋,一踫就會流血化膿,
山峰在倒,河流在干枯,
紙因發黃而不安,像一塊撕不爛的鐵,
讓挽留下的光陰也有了第三面。

危樓

人是個復雜的建築,
大廳里供著菩薩,頭頂上壓著夢,
每個樓層都住著流動人口,
不是所有窗口都亮著,
窗簾後的陰影,是本草綱目發現不了的病。

活在風水好的地方,
主樓拔地而起,只有巨人做得到。
爛尾巴工程,到死都在裝修中,
數不清的空房子,呈現出
強大的超自然能力,歷代的鬼故事可供查詢。

窮人們多像四散而逃的貧民窟,
有爛泥堆的,石頭壘的,
一把火燒上頭頂的,那是木頭。
還有更多的臨時建築,
帶著寓言結構,
甚至違章,一輩子被抵押,被典當,被交易,
沒有身份,甚至連產權都沒有。

聲聲慢 外二首

聲聲慢
    
不喜歡格林威治標準,
也不用北京的,我愛把時間戴在手臂上,
在老家的山路上晃來晃去。
前面的人走得那麼急,
甩下荒山野嶺,甩掉尚未用完的季節,
連慈悲都來不及。
等等影子,等一等故鄉,
我成熟得要慢一些,
人間天黑的時候,我依然還亮著。
更慢的,
是老宅堂屋里的菩薩,
端坐在石頭里,
追風的人離開後,才慢慢轉身,
眼淚吧嗒吧嗒掉下來。


紅與黑  
    
都拿自己當好人,不知道壞事誰干的,
吵架的人那麼多,
錯那麼多,
錯了,就得碎。
茶杯碎了,
板凳桌子碎了,
家和國,整個民族跟著碎,
槍炮聲激烈,藍天下的和平鴿,
飛不高,也飛不遠,
有人帶著整編師作籌碼,和上帝合伙做生意,
給這個世界放點兒藥,放點兒淚,
天堂的路不算遠,
你若信了,聖經里放下所有的罪,
都可以赦免。
道理說給乖的人听,
收獲奇觀的人,正在逆行的路上。


險境
    
總有上不去的台階,陡成懸崖,
周圍的樹木無限放大,
我甘願小下去,一陣風就能吹遠,
遠到脫離某種制度,
像野草溜進低谷,
與蟈蟈,螢火在局外組成小聯邦。
我們在地球上吹小曲,
坐于陽光家門口,一扭頭就看見自己。
偶爾想起用舊的大詞,
低眉閉目,
群峰漸次矮下去,
極度危險,我竟渾然不知。

作品 全部

贊賞記錄︰